dhyxy
  2013年7月,國家社科基金特別委托項目《新中國改造日本戰犯史料收集整理研究》課題組,赴日本採訪了在中國接受過教育改造的8名日本戰犯。這8名戰犯講述了自己當年在中國所犯罪行、在中國接受教育改造情況,表達了維護中日友好的願望。
  大河原孝一,1922年生,曾任日軍第59師團第53旅團第44大隊步兵炮中隊伍長。1945年8月,向蘇軍繳械投降,被關押在蘇聯遠東地區。1950年7月被引渡到中國,關押在撫順戰犯管理所。1956年8月第三批被寬釋回國。45歲開始專門從事中日友好工作,歷任“中國歸還者聯絡會”全國委員、常任委員、委員長、代表委員等職,1986年當選為日本“中國歸還者聯絡會”副會長。
  在步兵部隊進行殺人訓練是平常的手段,我們也不例外地接受了這個訓練,我也接受了這個訓練,但不是使用人進行訓練,而是直接殺死了中國人。通過這個訓練,總之,就是要使殺人成為習慣,這是一個教育方法。所以,一有機會,不論在何時何地就拿著槍,不論有沒有理由,殺死中國人。
  我在(1943年)11月24日的作戰中,在農民家裡住的時候就殺死了一個農民,沒有任何理由用槍殺死了他。開始是想讓新兵乾,但看到他們害怕得不行,我就拿起槍,如平常訓練那樣,讓新兵一邊看,我一邊殺死了這個農民。這是我第一次用槍殺了人。
  我想補充一下,歸國後,我對中國人犯下的滔天罪行,(向中國人)謝罪時,首先最重要的就是明確說明瞭這件事,我的罪孽深重、愚蠢至極,我對人類的認識、對社會的認識是盲目的,做這件事是多麼的愚蠢,而且這是絕對不應該做的事情,我把這作為重點向人們訴說。歸國後到現在,在我被問起關於戰爭的事情時,我就想重點說這件事,我想述說這件事,最悲慘的地方在哪裡。
  這個罪責是很深重的,這樣的事情是絕對不能輕視的。而對這個問題的輕視,在日本社會許多地方都存在。我希望能意識到這一點,併為之呼籲。
  我認為必須反對戰爭,對戰爭進行反省。這場戰爭是侵略戰爭,必須明確承認日本是侵略者,不管怎麼樣,日本是侵略者,必須首先承認。日本戰後是怎樣承認的,在這一點上,日本是非常曖昧的,沒有明確承認。反省戰爭是侵略戰爭,日本犯了罪,對這個問題的承認,只是幾個人,通過兩三個軍人在東京審判中被判處死刑。除此之外,都沒有受到懲罰,沒有人明確地承擔責任。戰爭責任在於誰?沒有明確什麼樣的責任者?該負什麼樣的責任?都沒有明確。所以,中歸聯與年輕人一起為了明確戰爭責任而一直努力到今天。
  我個人不用說,也不斷與朋友們一起進行了一些活動,做了些什麼,比如現在的證言或者寫書,把自己親身的經歷寫成一本書,為了讓更多人看到將其出版發行,還有電影什麼的,還接訪了一些中國客人,又親身到當年的加害地進行實地具體說明,講解當年在那裡做了什麼。我與有共同志向的朋友們互相合作,我還與家庭主婦進行交流,使她們對孩子進行教育,對孩子們講述戰爭,講述父輩們戰爭的事情,講述過去對中國犯下的這些罪行,決不能再發動戰爭。總之利用各種機會進行了反省、反侵略、日中友好的活動,用言語來證明這些。  (原標題:日戰犯大河原孝一:必須明確承認日本是侵略者(視頻))
創作者介紹

開幕活動

iy39iyqv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